《攤破浣溪沙》李清照宋詞賞析

2019-12-21 23:04 全宋詞 手機版

【作品介紹】

  《攤破浣溪沙·病起蕭蕭兩鬢華》這首詞創作于李清照的晚年,是一首抒情詞,最早收錄在《樂府雅詞》中。

【原文】

攤破浣溪沙①

病起蕭蕭兩鬢華②,臥看殘月上窗紗。豆蔻連梢煎熟水③,莫分茶④。

枕上詩書閑處好⑤,門前風景雨來佳。終日向人多醞藉⑥,木犀花⑦。

【注釋】

 ?、贁偲其较常河置渡交ㄗ印?。原為唐教坊曲名,后用為詞牌。在唐五代時即將《浣溪沙》的上下片,各增添三個字的結句,成為“七、七、七、三”字格式,名曰《攤破浣溪沙》或《添字浣溪沙》。又因南唐李璟詞“菡萏香銷”之下片“細雨夢回”兩句頗有名,故又有《南唐浣溪沙》之稱。雙調四十八字,平韻。

 ?、谑捠挘哼@里形容鬢發華白稀疏的樣子。

 ?、鄱罐ⅲ核幬锩?,其性能行氣、化濕、溫中、和胃……豆蔻連梢:語見于張良臣《西江月》 : “蠻江豆蔻影連梢。”熟:《天籟軒詞選》、《歷代詩余》作“熱”。熟水:當時的一種藥用飲料。陳元靚《事林廣記》別集卷七之《豆蔻熟水》 : “夏月凡造熟水,先傾百盞滾湯在瓶器內,然后將所用之物投入。密封瓶口,則香倍矣……白豆蔻殼揀凈,投入沸湯瓶中,密封片時用之,極妙。每次用七個足矣。不可多用,多則香濁。”《百草正義》則說: “白豆蔻氣味皆極濃厚,咀嚼久之,又有一種清澈冷洌之氣,隱隱然沁入心脾。則先升后降,所以又能下氣。 ”

 ?、芊植瑁簵钊f里《澹庵坐上觀顯上人分茶》詩有云:“分茶何似煎茶好,煎茶不似分茶巧”,由此可見,“分茶”是一種巧妙高雅的茶戲。其方法是用茶匙取茶湯分別注入盞中飲食。

 ?、輹骸稓v代詩余》作“篇”字。

 ?、掎j藉:寬和有涵容?!稘h書·薛廣德傳》:“廣德為人,溫雅有醞藉。 ”

 ?、吣鞠ǎ杭垂鸹?。

【白話譯文】

兩鬢已經稀疏病后又添白發了,臥在床榻上看著殘月照在窗紗上。將豆蔻煎成沸騰的湯水,不用強打精神分茶而食。

靠在枕上讀書是多么閑適,門前的景色在雨中更佳。整日陪伴著我,只有那深沉含蓄的木犀花?! ?/p>

【創作背景】

  這首《攤破浣溪沙》,從“病起蕭蕭兩鬢華”可以看出創作時間,當是李清照后期作品。“木犀花”點出月份當在八月,桂花開時。當時正值大病初愈,心情漸好遂填此詞。

  此詞明確的創作時間無定論,但學者陳祖美給出了她自己的推斷如下:

  從李清照的書序、信函和詩詞中,已知她曾患過兩次大病。一次是其《<金石錄>后序》所云:“余又大病,僅存喘息”。時間大致在宋建炎三年(1129年)的閏八月;另一次患病,比上次更危重:“近因疾病,欲至膏育,牛蟻不分,灰釘已具。”(《投內翰纂公崇禮啟》)這場大病是她蒙受種種毀謗,甚至身系大牢……時間是宋高宗紹興二年(1132年)。此詞是在重病初愈之時所寫,記錄了她在某一天繼續服藥治病的養病生活,推斷此詞約寫于宋高宗紹興二年(1132年)八月,地點當在杭州西湖一帶。

【賞析】

  這首詞創作于作者的晚年,是一首抒情詞,主要寫她病后的生活情狀,委婉動人。詞中所述多為尋常之事、自然之情,淡淡推出,卻起扣人心弦之效。

  詞中系相對病前而言,因為大病,頭發白了許多,而且掉了不少。至此,作者即刻打住,下句另起一意。這個處理極妙,意思似乎是說,頭發已經那樣,何必再去管它,還是料理今后罷。這不僅表現了作者的樂觀態度,行文也更簡潔。

  下面接寫了看月與煎藥。因為還沒有全好,又夜里,作者做不了什么事,只好休息,臥著看月。“臥看”,是因為大病初起,身子乏力,同時也說明作者心情閑散,漫不經心,兩字極為傳神。“上”字說明此乃初升之月,則此殘月當為上弦月,此時入夜還淺。病中的人當然不能睡得太晚,寫得極為逼真。上句寫的是衰象,此句卻是樂事,表明作者確實不太以發白為念了。“莫分茶”即不飲茶,茶性涼,與豆蔻性正相反,故忌之。以豆蔻熟水為飲,即含有以藥代茶之意。這又與首句呼應。人兒斜臥,缺月初上,室中飄散縷縷清香,一派閑靜氣氛。

  下片寫白日消閑情事。觀書、散詩、賞景,確實是大病初起的人消磨時光的最好辦法。“閑處好”一是說這樣看書只能閑暇無事才能如此;一是說閑時也只能看點閑書,看時也很隨便,消遣而已。對一個成天閑散家的人說來,偶然下一次雨,那雨中的景致,卻也較平時別有一種情趣。末句將木犀擬人化,結得雋永有致。“木犀”點出時間。本來是自己終日看花,卻說花終日“向人”,把木犀寫得非常多情,同時也表達了作者對木犀的喜愛,見出她終日都把它觀賞。“醞藉”,寫桂花溫雅清淡的風度。木犀花小淡黃,芬芳徐吐,不像牡丹夭桃那樣只以濃艷媚人,用“醞藉”形容,亦極得神。“醞藉”又可指含蓄香氣而言。

  此詞格調輕快,心境怡然自得,與同時其他作品很不相同。通篇全用白描,語言樸素自然,情味深長。

【作者介紹】

  李清照(1081—1155?)號易安居士,濟南(今屬山東)人。父李格非,為元祐后四學士之一,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。崇寧元年(1102),徽宗以紹述神宗為名,任蔡京、趙挺之為左右相,立元祐黨人碑,以司馬光等百二十人為“奸黨”,其父列名黨籍,清照以詩上挺之。崇寧二年(1103),明誠出仕,矢志撰述以訪求、著錄古代金石文字為職志的《金石錄》一書。大觀元年(1107),蔡京復相,挺之卒。蔡京以挺之為元祐大臣所薦,為庇元祐“奸黨”,追奪所贈官。明誠、清照夫婦因此屏居青州(今山東益都)鄉里十年。宣和二年(1120)蔡京致仕后,明誠起知萊州(今山東掖縣),此后又自萊移淄。靖康之難后。明誠奔母喪南下,知江寧府,清照載書至建康。建炎三年,趙明誠卒。離京自建康出走浙中,清照隨亦入浙,經臺、嵊、黃巖,從御舟海道至溫州,復至越州,衢州,于紹興二年(1132)赴杭州。紹興四年,作《金石錄后序》。紹興中,以《金石錄》表上于朝。卒年約七十馀。善屬文,于詩尤工?!端问?。藝文志》著錄《易安居士文集》七卷,俱不傳。清照創詞“別是一家”之說,其詞創為“易安體”,為宋詞一家。詞集名《漱玉集》,今本皆為后人所輯。更多古詩詞賞析內容請關注“小學生學習網”

千千电影,亚洲色自偷自拍另类亚洲美女,女性玩具大全介绍,菠萝蜜污污视频